《南方日報》超2000家新型閱讀空間遍布全省城鄉 創新公共文化服務模式助力知識傳播 “流動”的書香盛宴
295 2022-08-28

今天,2022南國書香節落下帷幕。書香節舉行的10天時間裏,超過1000項繽紛多彩的閱讀活動,遍布全省各地372個分會場,包括書店、書屋、圖書館、文化館、劇院等,一時間,南粵大地書香滿溢,人文氤氳,再度掀起讀書熱潮。

今時今日,“閱讀”與“書店”的定義早已有了大幅拓展。為助推書香社會建設,涵養文明新風,近年來,廣東省在大力開展南國書香節等公共閱讀品牌活動之餘,更積極探索“圖書館+民宿”“圖書館+景點”等公共文化服務新路徑、新模式。2021年,以文旅多業態融合創新為特色的“粵書吧”建設工程被列入廣東省政府十件民生實事,截至目前,全省各地共建成2080家新型閱讀空間。

隨著南粵基層書香網絡的不斷延伸和提質增效,越來越多的圖書館、書店進駐社區、機關、校園,甚至邊遠鄉村。今年書香節期間,南方日報記者實地走訪了廣州、佛山、東莞、珠海等地多家新型閱讀空間,見證了新型閱讀空間依托新媒體技術,讓“知識”在“流動”中變得鮮活、立體的過程,更目睹了廣東社會各界為“打造近在身畔的文藝棲居地”而付出的種種努力。


小而美“粵書吧”

變身鄉村文化“糧倉”


“為有才華翻蘊藉,每從樸實見風流。”

這是記者對東莞市茶山鎮寒溪水村中方壺公祠的第一印象。公祠已有300年曆史,按照傳統的“三進二廊”建造,最深處有一麵四五米高的書牆,兩側書架整整齊齊擺滿了書籍,在中庭傾瀉而下的天光映照下,顯得格外雅致、嫻靜。


1000.jpg

東莞市茶山鎮寒溪水村的“粵書吧”。王涵琦攝


這個由荒廢古祠堂改造而來的小小書吧,自2021年8月開放以來,就成了附近幾個村子的文化“糧倉”,引得村民和孩子們流連忘返。

寒溪水村“粵書吧”僅有280平方米,藏書超過7000冊,其中6000多冊書來自村裏的舊圖書館。記者到訪時,東莞市婦聯、市總工會等單位正在這裏舉辦一場暑期紅色教育實踐活動。二十多個孩子分散坐於書吧各處,高舉著手爭取搶答的機會。

寒溪水村文化管理員劉敏怡告訴記者,舊圖書館的人氣遠不如今天的祠堂。依托周邊活化利用起來的紅色文物資源,單單今年8月份,寒溪水村“粵書吧”就舉行了11場活動。夜晚更是寒溪水村“粵書吧”最熱鬧的時候,書吧前的文化廣場聚集了跳廣場舞、散步的村民,很多人順路走進書吧看書。


1000 (1).jpg

非遺茶山綢衣燈公體驗活動在下朗村國學館開展。


同樣由古祠堂改造而來的,還有茶山鎮的下朗村國學館。與村裏的籃球場僅一門之隔,打完籃球的年輕人、帶著孩子的家長都願意在運動之後穿過敞開的小門,來到“粵書吧”享受片刻閱讀時光。

東莞圖書館茶山分館館長李培軍介紹,茶山鎮下轄16個村和2個社區,每個村或者社區,至少都有一個這樣小巧、精致的“粵書吧”或閱讀驛站。2020年9月東莞市茶山鎮新城公園建成廣東省首批、東莞市首家文旅融合“粵書吧”試點;南社村、寒溪水村綜合性文化服務中心入選廣東省首批基層綜合性文化服務中心與旅遊服務中心融合發展試點。

“我們不追求規模和數量,而是力求‘小而美’,舒適且美觀,盡量縮小城鄉閱讀空間的體驗差距。”李培軍解釋稱。

為了把分散的“粵書吧”和閱讀驛站整合起來,東莞圖書館茶山分館還將原本由圖書館開設的文化惠民活動帶到了茶山鎮各村和各個社區。8月23日,記者走訪茶山鎮南社村城市閱讀驛站時,這裏正舉辦一場“讀非遺故事·繪茶園十二將軍”非遺傳藝活動,由“茶山綢衣燈公”代表性傳承人李翠薇為學員們介紹相關曆史背景和民俗文化內涵。

“茶山鎮本就有豐富的非遺文化資源,南社村作為明清古村落,有著深厚的文化底蘊,百年民俗‘南社齋醮’、南粵名菜‘南社九大簋’、千年技藝‘茶山綢衣燈公’等一係列的省級、市級非遺項目傳承近千年。”李培軍介紹,在“粵書吧”開展講座,再讓學員親自到南社明清古建築群走訪體驗,會帶來更真切的感受。李培軍提到,以往茶山鎮的村民時常自嘲“沒文化”,現在他們無論走到哪裏,都會很驕傲地告訴別人,自己的孩子正在參加村裏的“粵書吧”活動。“最重要的還是喜歡,喜歡才能讓人真正愛上閱讀!”李培軍說。


學校裏的“藏書閣”

與建在書店裏的“書院”


當“粵書吧”、農家書屋、讀書驛站等新型閱讀空間在鄉村遍地開花時,廣州、佛山、珠海等各個城市的公共文化服務體係,也正在通過各種方式,把服務的觸角伸向基層,推動社區閱讀空間煥發新的生機。作為“知識殿堂”代表的學校,紛紛與市、區圖書館展開密切合作,通過現代感、人性化的設計,讓青少年享受閱讀、快樂閱讀。

在廣州市第五中學,位於校園正中心的教學樓一樓架空層,被改造成通透明亮、設計典雅的“科·雅·悅天地”——集人文、科技、美學、休閑於一體的多功能校園高品質閱讀空間。步行其間,仿佛聽得見智慧的靈魂在書架前低語,數不盡的文化密碼在等待讀者一一尋覓。

廣州市第五中學校長裘誌堅介紹,科·雅·悅天地占地近3000平米,由書庫、圖書閱讀中心、學生閱覽室等七大空間組成,包含16萬冊藏書與250餘種期刊報紙,可以隨意瀏覽、自助借還。


1000 (2).jpg

廣州五中閱讀空間“科·雅·悅天地”裏正在讀書的學生。


“除此之外,還要想法子讓書庫裏的藏書‘流動’起來。”裘誌堅說,科·雅·悅天地正推進藏書“芯片化”的步伐,讓學生們尋找心儀的書籍時更加方便。館內640多個座位被分成各類活動區域,既能滿足個人安靜閱讀和師生閑暇交流的需要,又可支持閱讀沙龍、雲端共讀、視聽觀影、訪問接待等活動。

一年來,依托科·雅·悅天地,五中學子得以與港澳師生連線,共讀《紅星照耀中國》,共敘愛國之情;2022北京冬奧會期間,這裏還開展了聚焦冬奧賽事的點評沙龍活動,並線上采訪了中國女子冰球隊隊員朱瑞……

“人人可讀、時時能讀、處處悅讀。”“把學校建在圖書館裏”——當廣州五中將這個理念一點點變為現實時,珠海新華書店正把優化旗下城市公共文化閱讀空間提上日程,一個建在書店裏的現代書院體係已初具規模。


1000 (3).jpg

珠海新華書店海韻城書笙館以中式美學為設計理念。


在珠海新華書店海韻城書笙館,整座書店布局設計提取嶽麓書院等古代著名建築特色,模擬出一個傳統天井式書院環境。地麵由來自珠海老城區的青磚老瓦交錯鋪就,象征著中國“晴耕雨讀”的人文傳統;而在被評為2021年“珠海市最美書店”的橫琴書笙館,讀者能看到婆娑的竹影,古樸的蠔殼牆,蠔殼鋪就的地麵……

書店總經理邱晨告訴記者,考慮到新華書店主要受眾仍舊是青少年群體,珠海新華書店一直在公共文化教育服務方麵發力,探索全民閱讀“珠海模式”。一方麵,珠海新華書店旗下8間分店去年總共推出親子誦讀、英語戲劇、主題講座等多元閱讀活動超過700場;而在促進粵澳教育交流方麵,珠海新華書店更是深耕30多年,為培養澳門青少年愛國愛澳、崇德向善的優良品質起到了重要作用。


1000 (4).jpg

由珠海新華書店舉辦的“我們一起快樂讀書吧”活動。


據悉,從改革開放初期,珠海新華書店就在澳門中小學校推廣宣傳使用內地版教材。邱晨表示,至今已有110多所澳門學校使用內地版教材,占澳門學校總數的90%以上,涉及11個科目;另據不完全統計,學習過內地版教材的澳門學生人數累計達40萬人。除此之外,珠海新華書店還通過定期在澳門中小學校園舉辦中國字、中國茶等中華傳統文化講座,設立粵港澳大灣區青少年橫琴閱讀基地、舉辦珠澳青年學習分享會、組織珠澳學子走進書店“同上一堂黨史課”等方式,推動中華優秀文化不斷根植於澳門青少年心中。


像漣漪一樣擴散的

“文藝棲息地”


閱讀,向來有著“潤物細無聲”的特性。如今,隨著人們生活習慣的變化、多媒體技術的發展,知識的傳播形式也得到了極大的豐富:人們不僅可以讀一頁書,也可以“讀”一場展覽、“讀”一次講座、“讀”一種體驗……閱讀正像漣漪一樣擴散開來,潤澤人們的心靈。


1000 (5).jpg

珠江公園裏的“灣區書屋”。


廣州天河區,珠江新城,寸土寸金的CBD地帶。高樓林立之間,是位處大都市腹地的一片“綠肺”——珠江公園。沿著高低錯落的林間棧道拾級而上,一棟荷塘邊上充滿複古風情的木屋躍然眼前。木屋中的咖啡廳裏,人們悠閑地品嚐咖啡,翻閱書籍;一牆之隔的“潘更迪雕塑作品展”,吸引一批批觀眾駐足欣賞。

這裏便是灣區書屋——廣州首批全民閱讀示範點,也是廣州市文聯打造的廣州文藝市民特色空間之一。在今年7月正式掛牌之前,這裏已然成為何鏡堂、蔣述卓、林藍、賈樟柯、林帝浣等大灣區內外文藝“頂流”經常光顧的文化平台。

灣區書屋創始人歐亞介紹,盡管名為“書屋”,灣區書屋的優勢卻不在於藏書量,而是以“服務、對話、交流”作為自身三大功能。灣區書屋聯合創始人、藝術顧問司徒歌今認為,“在信息量爆炸的今天,人們需要通過精心挑選、策劃、引導的‘泛閱讀’方式,更加靈活、多維度地接收和理解某一領域的知識。而灣區書屋承擔的,正是這樣一個‘場景搭建’的作用。”司徒歌今說。

住在附近的市民李女士告訴記者,灣區書屋建立之前,來公園的基本都是附近遛彎的居民。如今,灣區書屋已然成為遠近熟知的“網紅打卡點”,她也常常在散步時來到書屋,遇上合適的活動,還會專程帶孩子一起參加。

司徒歌今希望書屋能成為思想流動、尋求共鳴的平台,讓各界名家在此交流、對話,碰撞出新鮮熱辣的“大灣區聲音”,從而充分挖掘出嶺南本土積澱深厚的文化勢能;同時,書屋能讓公眾有更多機會接觸到文化大師及其作品,感受人文之美,啟智潤心。

“置於鬧市卻能超然物外”——抱有同樣願景的,還有一大批民營實體書店經營者。


1000 (6).jpg

被譽為“佛山最美書店”之一的先行書店。


佛山禪城垂虹社區,建築樓齡平均超30年,原本是離退休老人聚集的老舊小區。如今,以垂虹公園為中心,方圓一公裏範圍內,聚集了數十家咖啡館、文創鋪子、美學和花藝小店,滿街流淌著浪漫風情。因此,這裏又被網友冠以“佛山版東山口”的綽號。這個轉變可以追溯到2016年。那一年,被譽為“佛山最美書店”之一的先行書店,落戶垂虹路27號,為垂虹社區舒緩的生活氛圍注入了新鮮的文藝氣息。先行書店嚐試舉辦各類文藝沙龍、讀書分享會、換書大會、唱片市集等活動,為書店賦能,以此作為吸引人流的途徑。創辦28年來,先行書店旗下3間分店目前依靠零售就能支撐運轉,堪為實體書店中的佼佼者。

而最令書店主理人石頭引以為傲的還不止於此。他帶著記者在垂虹小區內四處遊覽,指點示意小區內深藏不露的設計工作室和小眾展覽空間所在之處。他表示,許多設計師正是受先行書店及其活動的啟發和感召,才選擇進駐小區。“先行書店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人來這裏定居,就像森林植物群落一樣,慢慢形成業態聚集。”言談間,石頭神色淡然,語調堅定,他說:“我最高興的事,是我們真正地改變了這個社區。”


專家點評


中國圖書館學會副理事長、中山大學信息管理學院教授程煥文


在交流、溝通的

良好社會氛圍中“悅”讀


“十三五”以來,我國在全民閱讀推廣和公共圖書館服務體係建設的過程中,新型閱讀空間建設是其中最大的亮點之一。在全省各地特別是珠三角城市,公共圖書館結合當地情況,建立了大量新型文化空間,在裝修設計、書籍挑選上呈現出現代化、人性化的特點,在推動閱讀方麵起到了顯著效果。同時,各地書店、私企、甚至是慈善團體,也建立了形式多樣的閱讀空間,“閱讀+”的趨勢蔚然成風。新型閱讀空間的建立,把公共圖書館服務體係在基層的建設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也非常符合我國近年來一直倡導的推廣全民閱讀的方向。

在全民閱讀中,公眾的閱讀興趣是多種多樣的,但通俗書籍往往是大眾閱讀得更多的類型。如何更好地把一本書“讀進去”?這些年來,從公共圖書館到各地的閱讀空間,都抓住“閱讀講堂”這一形式,辦起自己的閱讀品牌,受到了許多讀者的歡迎。在這些講堂中,講者有時是學者、作者,甚至可能是讀者,他們將自己對這本書的理解、有關領域的知識,用通俗易懂、喜聞樂見的形式講給大眾,讓更多的人通過聽一場講座,就能收獲各門類的知識。在大家閱讀時間不充裕的情況下,聽講座就成了民眾休閑時享受公共文化的重要方式。

時至今日,閱讀已不局限在青燈黃卷下埋首苦讀的情境中,而是日益大眾化、通俗化,由一個人讀書變成了全社會共讀,在交流、溝通的良好社會氛圍中“悅”讀。


暨南大學文學院副教授鄭煥釗


閱讀已成為

新型線下社交活動


“閱讀+”趨勢的形成,既是傳統書店麵臨電商挑戰、已經無法單純依靠傳統的圖書零售經營生存下去的情況下,不得不向書店空間的“功能疊加”和“場景打造”方向轉型,以滿足當下體驗經濟與場景消費的新特征,從而增加盈利空間的必然選擇;也是在國家政策推動下,城市公共文化服務社會化、運營方式多元化發展趨勢下形成的新模式。

近年來,讓各種空間運營主體積極參與公共服務,借助各種社會空間較為完善的設施特點及其專業化的運營經驗,創新公共文化服務供給路徑,讓城市公共文化服務深入社區和基層,成為公共文化服務社會化運營的發展趨向。

書店或圖書館作為天然的閱讀空間,具有濃厚的文化氛圍與書香氣息,其選址空間往往又能夠深入社區、鬧中取靜,這就為閱讀綜合場景的打造提供了天然的優勢。一方麵,其閱讀文化的獨特氛圍、公共形象和消費群體,有利於融合包括各種文化沙龍、閱讀活動在內的相關活動,形成小規模文化集聚的效應,容易成為城市的文化地標;另一方麵,其深入社區和基層的選址特點及其文化集聚的效應,又有利於與社區共建公共文化空間,成為政府公共文化服務社會購買的優質資源。這就使其在空間迭加和功能疊加上具備了條件。

在體驗經濟、場景消費的當下,閱讀活動已不再隻是個體的“孤獨式”閱讀行為,而愈來愈參與到文化經濟之中,成為圖書營銷、讀者服務和文化活動的重要載體。在這種情況下,大眾閱讀接受很大程度上受到這種新的閱讀文化經濟的影響,讀什麽與怎麽讀,往往會受到各種層次的城市閱讀文化活動的影響,同時對大多數年輕人來說,閱讀不僅僅是一種個體的精神滿足,更是一種線下的社交活動與休閑體驗活動,周末逛書店/圖書館、聽講座、認識新朋友已經成為休憩的一種形式。

書本文字是文化和知識的原初的與固定的載體,但這種載體在今天變得愈來愈靈活。新型閱讀空間提供了文化和知識的現場化呈現和多元化表達的新可能。作者、嘉賓、讀者的現場交流,讓文化和知識的抽象形式變得具體、個體和生動,也使閱讀成為不同個體經驗、情感和經曆的交流與碰撞的空間,這是個體“孤獨式”閱讀所不具備的特點,而這也使其成為愈來愈吸引新型讀者的地方。



來源:南方日報